蛇精的人

秋的摄影志:

传统凤梨酥:馅儿:菠萝500G 剁碎 滤汁 汁留着 冬瓜500G 煮熟 过汁 弃汁。 菠萝榨和冬瓜渣放入菠萝汁里加50G麦芽糖和50G白砂糖 熬到粘稠。 皮:低筋面粉90G 奶粉35G 黄油75G 糖粉20G 盐1G 鸡蛋25G。黄油加糖粉和盐打发 加蛋 再加粉类。入冰箱半小时后使用。180度 15分钟



穹顶之下,平衡点

苏格拉小康:

月上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。今儿是元宵节,本来开学了,人家都在学校呢,哥们儿这是要弥补一下过年没在家的遗憾吧,嘿!

前两天,柴静的雾霾调查穹顶之下火了,或者说是引起了社会的广大关注,或者是引起了好多好多人的讨论。不过这方式貌似有点儿分歧,视频还没有时间看,因为一直在家,没有网,电脑更是扔在学校没有带回来,不过现在也能想象的到是一种什么样的风格,毕竟也是看过很多期《看见》的,那本书也是在刚出来的时候看的,所以这么多年无论是从感性上还是理性上都挺喜欢她的。

当然了,在完美的一个人都不是所有人都喜欢的,但是有些人竟然能从穹顶之下这个视频开骂柴静,这我也是跪了,你说这视频不咋样也好,说雾霾怎样怎样也罢,可是怎么就能玩儿起了人身攻击呢?真心是搞不懂。我特讨厌动不动的就说是中国人的劣性怎样怎样的,因为这上升到了一个民族的层次,我觉得不至于,毕竟这样的人还是少数,不过真的就不能否认,挺多人都不是就事论事的。

很多时候都是你讲道理了,不管道理怎么样,先fuck了再说,不管看没看,听没听,先“去你妈的”骂一顿。网络拉近了人和人之间的距离,可是却降低了一部分人的素质,哦,可能我说的不对,是素质本来就这样,只是更容易让人看见了。

很久之前看到一个玩笑话,不过真的挺对的,中国的网民,只有在上黄色论坛的时候才能一片祥和,不禁莞尔。可是很恰当。

有的时候,我们就是分不清什么是争论,什么是骂战。或许也能分得清,就是不那么做,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?学心理学的应该能很容易的分析分析吧。应该能写好多的paper了。呃,好吧,研究生的职业病犯了,尽管自己都没有写过paper呢。

看过方舟子也对此进行评价了,反正我是一直都不喜欢方舟子的,这人太做,不过我绝对不会否认这丫的业务水平,应该还是有几把刷子的,虽然我也不喜欢他的评价,不过说的也是挺有道理的,虽然有点儿跑题,不过真心是比一些流氓强,对,就是流氓,孔子有句话怎么说来着,xxxxxxx,忘了。

在知乎(好像是)上有一个人从科学的角度,从视频的角度,从数据的角度来质疑柴静,说了有10条还是多少来着,记不清了,好像是有理有据的样子,后来果壳网上的大神们又一条条的进行反驳,也不是反驳,好像就是阐述一样。好吧,用科学来打架也是蛮拼的。姑且不论对错吧,或者是什么目的,不过好歹是胜过上来一句艹强得多。

作为一个大学本科期间的专业稍微与环境沾边儿的人来看这件事,视频看不看是其次的,pm2.5之类的了解的也是不多不少。虽然哥们儿后来逃离了这个专业,不过还是怀着深深地敬意的,毕竟,这玩儿要各种实验,各种毒药,哥们儿我是受不了的。现在想想,这专业要是不考虑别的,倒是挺愿意为人类的环境做出贡献的(看我多伟大)。

你写一篇文章,不论是批评的,还是支持的,或者是中立的,都会有人能写出一篇反驳的文章,反驳的文章写出来不久,就会有人写出来反驳这个这反驳人的文章,周而复始,好像这是一个永久的辩题一样。或者是总有那么一群无聊的人还是关心这件事儿的人在那里注视着。就等着有人说错话。

一篇文章就像是一个放大镜,或者说每一个传递信息的方式都是这样,就像是我们写论文一样,一个很小很小的事儿就能出一篇论文,姑且不论质量的好坏,反正哥们儿能给你论出来就对了。

说说柴静,反正个人是挺喜欢她的,有人批评她什么公知女神(妈的,这怎么成贬义词了),靠央视老男人上位,吸烟,美国产子,感性的方式主持当记者等等的,吸烟我是不知道,不过就算是吸烟也不是什么错吧,好像也有人说是吸烟很多年了,有人说是早就不吸烟了,这我不知道,这有什么关系。这根本都不是什么问题吧,美国产子又怎么了?好像从法律和道德的层次都没什么问题吧?感性主持,感性拜访?谁说主持,记者就必须是死理性派了,只要能实事求是的报道出完完整整的事件,不偏不倚的把事情展示在公众面前就得了呗。要求咋那么高呢。

反正我倒是觉得,就算是柴静做到了这些,也会有很多人批评其他的事儿,甚至都会觉得,丫的姓柴怎么就这么难听呢。柴静?还柴油呢。不知道她本人在不在意这些,肯定会在意的,不过我觉得向他们这种公共人物都练就了一身本领,这都没什么。

最近两会,也看了看,妈的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国家大事了,两会肯定会有很多关于环境,关于治理的问题出现吧。

对了,前一段时间还看到一篇文章,说的好像是无懈可击的样子,不过总感觉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,说是发展经济与我们能够接受多少环境为代价的方面来讨论的,大概意思就是以前环境特别好的时候人类经济社会发展不怎么样,医疗水平不行,现在经济发展一定会污染环境,但是经济发展了,医疗水平提高了,人的寿命增加了,还有云南的环境好,人均寿命低,北上广环境不好,经济发展好,人均寿命高。摆事实,讲道理,有数据,有依据,头头是道,不过他也没说一定要不惜一切的发展经济,也要考虑环境。这是废话,要是一股脑的发展,那还有现在的事儿,反正说了这么多,总结就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个道理,平衡点!他说的也挺对,讲的也挺明白,就是我不喜欢。

道理大家都懂,谁不知道要找一个平衡点,关键的问题是平衡点在哪儿,而不是要不要这个平衡点。所以后来想想,他说了一堆废话,不过倒是挺中听的,金庸的白马啸西风中最后一句话说: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,就是我不喜欢。

用一堆看起来天衣无缝,无懈可击的话来讲确实是高手,一篇没有错误的文章,就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。

嗯,还是那句话,我们现在争执的不是要不要这个平衡点,而是这个平衡点在哪儿,这将是一个长远的问题,一切的问题的中心。

好的,我也说了这么长的一大篇废话,我也是微醺,无聊嘛,玩玩儿,等回学校了没这个闲心了。

愿安好吧,世界。

邻家铺子:

汤圆是昨天包好的,早上又用高汤煮了虾丸线面。

其实馅料要再多些油和糖流沙效果才好,只是口味清淡,油甜的实在吃不了几个。

微博上有人提醒我这是汤圆,不是元宵。

摇出来的是元宵,包出来的是汤圆。

为此昨天家里人还讨论了一阵:妹妹说她同学说咸的是元宵,甜的是汤圆;母亲说有馅的是元宵,没馅的是汤圆;爸爸说我们这里都用包的,泉州的才吃摇的;我说难道不是元宵节吃的就是元宵,冬至吃的是汤圆?

元宵也好,汤圆也罢,

团团圆圆,美美满满就好。